AIN夫人

月下鹤鸣 鹤舞月升




(高四长弧)

人鱼(仏英)

1.我是来打脸的,想当年曾经说过再也不碰仏英的豪言壮志现在还不是啪啪啪打得脸疼xxx


2.这篇含有原创主人公,但不是玛丽苏,绝对不是!可以说是仏英感情的第三叙述人,是男是女自行想象带入自己也成xxx


3.来吧, @123停  @木团子233号 来来来,吃粮吃粮,围观我当众打脸xxx


好了 ,以上没问题的话,正文开始!



当我从不知坐了多久的公交车上下来的时候,整个人被眼前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给吓了一跳,开着车灯的公交车从身后渐行渐远,我才意识到这里唯一的亮光就是我解锁了的手机屏幕。

 

下午两点上车的时候天空还正是艳阳高照,到了这里的时候——我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半,从路程上来看就明白自己是作了多大的死跑到多偏远的地方。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往四周照了照,发现这个公交车站估计是建在某条国道上,前后除了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公路之外看不到任何人家烟火。

 

在这种地方估计被灭口拐卖了也不会有人发现吧。——我不禁苦笑一声,但是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做完,我只好用一只胳膊夹着手机,从挎包里翻找出一本彼有年头的牛皮笔记本出来,翻到之前折起来的那页,再次确认自己没走错地方后重新收进包里,举着手机根据上面写着的地址硬着头皮往前走。

 

我注意到公路上湿漉漉而且有些地方积了水,估计这里没多久前下了雨,怪不得这里的气温冷得我后悔出门前没有再披一件外套,还好没走多久碰到了附近一个小商店,好心的店主看我面生就明白我是外来的估计人生地不熟的,在我问笔记本上写着的村庄的入口在哪的时候,给我递来了一杯热茶让我暖暖身。

 

答谢告别了店主之后,我按着店主指引的方向继续走,然而面前出现的这条像是小区里面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在草地上踩出的小路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店主指错方向了,但周围也没有其他路可走,我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走。

 

雨水不知把哪的恶臭味冲刷了出来,死死纠缠于鼻尖不放直冲大脑令人眩晕得作呕,雨后的空气像是吸饱了水的棉花般沉闷不堪,氧气仿佛变得有限了起来,没过一会儿胸口像是缺氧一样开始发闷得透不过气,脚下的土路混着污秽的雨水变得泞泥粘稠,滑溜溜的软泥中烙上一个脚印随着发出一声莫名恶心的吧唧声。

 

这不知道是我多少次嫌弃政府重视城市忽视农村的政策了,当政者为了面子工程愿意年年把钱大笔大笔砸在完全没意义的道路翻修上,也不愿意为这里修一条起码看得过去的水泥路。

 

一个人走偏僻的夜路难免心慌,更何况这条路看上去仿佛走不到尽头,我不由得担心起万一手机的电量耗完了也没走到村庄里面怎么办,而且在那打不了电话求救也见不到一个人影的时候,自己出了什么事……

 

不不不!千万别吓自己!——我擦了擦头上被自己吓出来的冷汗,暗暗深呼吸平复一下刚刚跳得剧烈的心跳,稳住自己有些发抖的腿加快脚步往前走,赶紧把刚刚那些不好的念头全部甩出脑海外面,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吓死自己的,这种情况下自乱阵脚才是真正的作死。

 

眼前隐隐闪烁出黯淡灯火,我像是抓住了什么希望一样不管不顾直接朝那点光跑了过去,那片灯火越近越亮,眼睛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不禁眯了眯,我听见了哪家护家犬看见生人下意识狂吠驱逐的叫吼声,脚步渐渐停下,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居然产生了原来这个村庄是真实的想法,有种劫后重生的错觉。

 

大概是庆幸我之前脑补出的种种横出意外一件都没发生,而且还一个人平安到达了目的地吧。我舒出一口长长的气来,之前不知道为什么死死悬着的心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放了下来。

 

所幸的是这个偏僻的村庄里面出乎意料的有家小旅馆,老板娘嫌弃地看了看一身狼狈的我,直接把房间钥匙丢在柜台上也不告诉我房间的位置,像是把我当空气人一样继续修理她的指甲,我也知道现在满身都是泥的我的确不讨人喜,加上刚刚跑动的时候估计连上衣也溅上了不少泥水,人家没有嫌脏了店面把我赶出去已经算不错了。

 

拿了钥匙后,我根据钥匙上贴着的写有房间号的纸条找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赶紧把粘在身上一点也不舒服的脏衣服给脱了,洗漱一通换上之前预备好的换洗衣物后整个人清爽了不少。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我睁着眼呆呆看着天花板放空了自己好一会儿,实在觉得根本睡不着自己也没有什么事可做干脆翻身起来坐在床上,伸手摸黑中把床头灯打开,我把挎包拉到面前来,拉开拉链把那本笔记本翻找了出来,又一次的翻看了起来。

 

“我想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梦,或者是我在神志不清的时候说的胡话,可我很清楚,无论是那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时时刻刻保持了清醒,我跪拜在天父面前虔诚地发誓,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无误,毫无哗众取宠的欺骗在里面……

 

我到这个偏僻的村庄来,便是因为这本笔记本里面记录的东西——当然这可不是我的笔记本,这种高档的牛皮笔记本哪怕掏空我全部身家也买不到它的一张纸。笔记本的第一页就写了它主人的名字,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一听就知道是个法国人的名字。

 

说起这本笔记本的来源,这可是要倒回几个月前了。那个时候我某个在大学时期就认识的朋友突然约我出来,说是在哪个地方里有个单身有钱老汉死了,也没有遗嘱来安排遗产,在没有后人继承的情况下,政府选择将他的财产公用化,他遗留下来的公寓和家具一类以拍卖的形式来寻找新的主人,当然拍卖得到的款额也是属于政府的。

 

我那位朋友大概只是单纯想找一个人陪着他去而已,然而他身边玩得好的朋友似乎在那个时候都没有什么时间,所以只好来找我这个不知道多久都没有联系的大学同学。

 

不然的话,像我这种连温饱都是上顿不接下顿的三流作家是怎么能出席这种高档的场所,要不是借了那位财大气粗的朋友的光,我想我连门也进不去更别提能有这本笔记本了。

 

那个时候哪怕我穿了自己有的最好的西装出来,可在那些达官贵人面前照样衬得寒酸,我像是走错了场子的跳梁小丑,其站在这的理由只有为他们提供廉价的笑话之外再无其他,在别人时不时投来异样的眼光中暗藏着各种嘲笑和莫名自持高人一等的歧视,我完全受不了像是受了什么难以启齿又天大的委屈,连起码给朋友打招呼自己先提前走的基本礼貌也顾不上,像是背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追着我一样赶紧先行一步。

 

“等等,我陪你走。”朋友像是察觉到了我怎么也与这种高档的场合格格不入的窘境,他赶紧拉着我的手陪着我一起走出去,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像动物一样被安抚的错觉,但不得不说被握紧的手心里的确传来了让人安心的温度。

 

“那个……真的抱歉,我只顾自己不孤单完全忽略了你的感受。”朋友挠了挠头不还意思地说着,他把一个看上去彼有年头的笔记本塞进我的手里,“这里的主人原来是个航海家,我想他的日记本里面一定有些很有趣的事情,那些一定是很棒的写作素材吧。”

 

于是这本笔记本成了朋友对我的赔罪礼到了我的手里。

 

当天晚上,我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回家就翻开了这本笔记本来看。

 

虽然说看别人日记的确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但正主都步入黄泉了估计也管不到现世上来吧。

 

“我想这件事不仅是别人不信,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我在海上航行了那么多年,自认为什么怪事都见了,估计遇到什么都失去了惊慌失措的感觉都能够冷静处理了,但是这件事…………赞美爱神,爱情真是会让人变傻,在您低喃的魔咒下我沦陷于他的眼眸里无法自拔,甚至忘却了自己的名字,如今变得这般傻的我甚至连最简单的爱都不知如何好好表达,好像怎么做都无法把自己全部的爱意都给了他,每天的亲吻怎么吻也吻不够,哪怕整天呆在的他身边也抱怨相处的时间太短了,万能的您,您虔诚的信徒跪在您的面前,亲吻您的指尖诚恳地乞求您,请您高抬贵手施展您无穷的法力将一天的时间无限延长吧,让我们厮守得更长点吧……

 

哦……看来我翻到的刚好是一篇情书……不得不说原主人露骨又大胆的华丽辞藻看得我一阵老脸发红,我想有这样会说情话的恋人书信里的那人一定很幸福吧,每天像是生活在蜜糖里面怎么腻也腻不够。

 

……他翠绿的眼比女王皇冠上最瑰丽的绿祖母还要夺人心目,哪怕世界上最美好的词汇,一旦形容于他的身上也是那般黯淡失色,想必世界上最美的词汇就是他的名字……亚瑟,亚瑟,亚瑟——我曾听说过遥远的东方有‘名即为咒’的说法,或许吧,他的名字就是无解的魔咒,越念越陷入他的身影中难以自拔……

 

我真心感叹,或许弗朗西斯这个人哪怕不做航海家做个诗人想必一定可以捕获不少少女心,哪怕我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旁人也被他的文字给撩到了,这人做鬼也一定是个风流鬼。

 

后面的情话实在羞得我不敢再往下看了,于是我选择往前翻几页,最起码前面不会被闪瞎了一眼,我这单身狗被猝不及防地塞了一口满满的狗粮。

 

……这几日来航行顺利,今夜观测星空也得到明天是大晴天的消息,如果能一直保持这种天气到航行结束,想必客人们能平安夜准时到达目的地……今天有对姐弟登船的时候不小心人流中在走丢了,姐姐被急得一下子嚎啕大哭了起来,他们的父母虽然是勉强镇定了下来,实际上仔细一看也察觉得出来他们丢失了幼子的心急如焚。姐姐抽泣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不放弃地一遍遍喊着弟弟的名字,我们工作人员一边安抚这位可怜的小姐一边到处找与她分散的弟弟,后面也是奇怪,在这种连工作人员有些时候都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偌大游轮上,弟弟居然自己找到了姐姐,两个哭成泪人的小孩来不及喊出对方的名字,猛地冲上去抱在一起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生离死别一样,后面等两个孩子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工作人员不禁好奇地问弟弟是怎么找到姐姐的,弟弟说好像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姐姐在哪,于是他按着声音的指示走,果真找到了姐姐,我想这就是血脉相连之间特有的感应吧,弗朗索瓦丝,我亲爱的姐姐,哪怕如今我身在看不到的边际大洋中孤身飘零,你在一端远远的大陆上安稳地过着妇人生活,我们隔得天南地北,可这也隔不断我们之间特有的血脉之连……

 

看来没遇到真命天子之前,前面的大概都是一些家书和死板的航海报告,我继续往下看,发现弗朗西斯实际上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无论是他的家人,或者他自己口中的‘恶友们’,还是后面遇到的恋人,我可以感受到在他笔下冰冷的文字也变得有温度了起来,越看越觉得温暖人心。

 

如果之后的内容依然像之前看到的一样平淡无奇的话,就不会有我跑到这种偏僻的小村庄的现状。

 

“哦……真是糟糕的一天,这是我生命中最不可饶恕的失误……我轻视了微小的气压变化导致的下场居然是差点让全船人陪我葬入海底……如果我没有轻视的话,如果没有的话……明明可以避免的海啸,都是我的错……这样的我简直无面继续担任船长一位,外面幸存的游客…….……我该如何面对啊……不不不,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不可以这样陷入自责从此一蹶不振,想想为什么上天让全船人活了下来,还不是让你有将功补过的机会,来吧,只有没到无处可逃的绝境,丢下自己而自我逃避的乘客的船长可一点也不称职呢,你的乘客们还指望你庇护他们平安到达目的地呢……

 

“没过多久,原来的游轮修复完毕了,我再次带着我的游客们前往目的地,是的,这次可要万分小心呢,毕竟吃一亏长一智才值得……这几天神经崩得有点紧,我疲倦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看来走出自己的心里阴影果然没那么容易啊……好像有石子敲在船长室的玻璃上?我警觉地起身走到窗户旁朝窗外看去,那居然是人鱼?这不是梦!!!我掐了掐自己的脸颊——是痛的,眼前的人鱼真不是自己最近压力过大产生的错觉!!!太不可思议了!!!他告诉我这片海域四处危险四伏,哪怕是一辈子在海上度过的人在这片海域上也自身难保。我问他为什么要帮我?他说我是个好人。他看到我之前在这片海域因为失误导致翻船的时候——自己不顾自己的性命而是拼命拯救其他乘客,那个时候他的直觉告诉他我是个好人,他大概抱着一种那么好人不该就此命绝的想法来帮我吧。哈哈,真是有趣的人鱼先生呢,不过被您称赞为好人的确很荣幸呢……不过我还是得把遇见这位人鱼先生的位置给记一下,唔……谈不上纪念自己遇见奇异事件,或许也是为了以后自己再来一趟这里,验证自己没有真的出现幻觉吧?不过那位人鱼先生的眼睛可真漂亮啊,那翠绿色的眼睛估计是海神的偏爱吧……

 

看到这段的时候,一开始的我的确是很怀疑弗朗西斯是不是因为之前的经历导致再次航行的时候太过紧张,长期紧绷的神经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导致出现了幻觉,像是分裂了人格一样,把自己潜意识的小心意识幻化成了眼前的人鱼。

 

或许再往下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了,说不定这个船长那段时间已经神经有点失常,所谓的人鱼只不过是疯子的自导自演罢了,毕竟哪怕弗朗西斯年轻时期的那个年代不比现在二十一世纪先进发达,但是可以确认的是那个时候起码步入了电气时代,这种无稽之谈早在文艺复新时期之后戳穿无人再信这种荒诞的谎言。

 

但又无法否认,正是因为这种怪异的神秘感,是最能吸引作家这种生物。

 

“之后的相处我们之间渐渐变得熟悉起来,相互也放下了一开始的戒心,他告诉我他叫亚瑟,真是一个很有英格兰风味的名字,我不禁打趣他是一条英格兰人鱼吗?他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问道:好先生,你告诉人鱼有国籍这玩意吗?哦,的确没有呢,看来用打趣这位古板的人鱼先生可不行呢……

 

……不得不说亚瑟是个善良的人鱼,好几次的危险都是因为他的提醒而避免开了,我想我这位‘好先生’也该好好地报答一下这位善良的人鱼先生吧,我记得小时候外婆给我念的童话里说人鱼喜欢亮晶晶的东西,于是我打算把之前在西班牙的某个港口处停靠的水晶手链作为礼物给亚瑟,想必他会喜欢吧……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亚瑟嫌弃地皱了皱眉头说:真当现实是童话?或许童话里面的人鱼都喜欢这些玩意,不过现实中的人鱼可不一定了。他虽然是这样说的,但出于礼仪方面还是收下了这条手链……亚瑟啊,想必你不知道我送给你的水晶——月光石,在人类的世界里可是有别的意思哦……

 

不得不说……弗朗西斯调情的手段可真不简单啊……虽然前面已经见识到了他有多能撩,但是看到这段他居然这样把单纯的人鱼先生带进坑里,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有种看到了一条可爱单纯的鱼一步步被腹黑的渔夫带着跑,无意间渐渐被渔夫各种意义上的吃干抹净的画面。

 

先不说这人鱼的存在是真是假,就凭弗朗西斯的日记改编成小说——毕竟如果写成小说的话管它是真是假,在小说的世界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一定会在少女青春小说类别中大卖热卖的。

 

咳咳,当然做到这步的前提——如果我的文笔能更好的话。

 

看到这里,我已经知道弗朗西斯的日记后面出现的真命天子到底是谁——这位人鱼先生,亚瑟。

 

我往后翻,略过那些秀恩爱写给亚瑟的情书,想看到后面的结局,到底他们是在一起了?还是以最终相忘于江湖为结局?知道结局之后,自己再好好潜下心来磨练磨练自己的文笔,想必这一定是个很不错的故事。

 

可是……这篇日记……没有然后……无论我怎么前后翻来翻去,像是确认自己是不是看漏了什么一样,但事实的确如此,这个日记本像是突然被主人遗弃了一样没有再继续使用,或许说像是原主人突然放弃了写日记的习惯,整篇日记到了航行顺利结束就截止了,然而我能知道得最后一个信息就是弗朗西斯在这一天向亚瑟求婚了,求婚的结局以及后面的事情弗朗西斯没有再写下去,反而是以一篇很短的类似于声明一样的文章终结了全部故事,他一直在强调这些事情都是真的,像是预见了未来一定有人来翻阅他的日记而留下这句话的。

 

想到这种可能的时候,除了一阵细思恐极的毛骨悚然之外,就是从心底里传来一阵莫名的兴奋,一种对于探索未知的兴奋。

 

如果要问世界上最能作死的物种是什么,我想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作家’这两个字。

 

毕竟灵感就是被未知激发出来的啊。

 

于是我根据日记本上提及到弗朗西斯遇到亚瑟的地点找到了这个村庄,我想我一定是被弗朗西斯附体了,或者说是被他的文字给说服了,居然神差鬼使地相信了人鱼先生的存在,说不定在这个村庄里面可以找到一些线索,哪怕是关于人鱼的传说也好。

 

昨天晚上我不知道到底多晚才睡着的,今早我是被冷醒的,昨天晚上在看弗朗西斯的日记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过去,整个人还靠在床头上连被子也忘记盖了,我打了一个喷嚏,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不禁庆幸自己被冷了晚上没有感冒。

 

人生地不熟的我只好下楼在这个小旅馆里面把早餐解决了,也为了顺路问问老板娘知不知道这个村庄里关于人鱼的故事,哪怕是传说也好。

 

“哈,你说人鱼?”老板娘看到我今天穿着简洁没有像昨天一样邋邋遢遢对我印象也好了那么一点,语气起码没有昨天那么生硬,只是她听到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像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样,奇怪地看着我,“我们这里虽然是沿海村庄,但没有人鱼的传说,不过倒是有很多鱼的种类,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很多鱼类爱好者来我们村庄,或许是因为这个传出了我们村庄有人鱼这种说法吧?估计只是旅行社忽悠人用的吧。”

 

怎么可能……亚瑟不在这的话……弗朗西斯是怎么遇到他的…..难道只是偶然游经而过???——我不禁皱着眉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弗朗西斯那本日记的后续真是彻底断了线索,自己算是白来了一趟。

 

老板娘看我大概是在思考什么,也没有再打扰我什么自己走开留了一份清净给我。

 

童话里面说过……有人鱼的地方一定会跟随来很多的鱼类,因为人鱼可以说是海神的代言人或者使者,得到鱼类的亲近是必然的……

 

虽然亚瑟说过现实不是童话,但是看在现实中的人鱼也和童话里的人鱼一样收下了亮晶晶的礼物的份上,相信一下又何妨?

 

亚瑟你可别忘了,童话就是现实的美好化啊,两者从某种有意义上而言他们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可以说是指同一件事物。

 

这样想的我,问了问老板娘海边怎么走,老板娘直接给了我一张村子里面的地图在上面指画了一下。

 

“对了,你说人鱼啊。”临走前老板娘突然间开口,我不禁停下来好奇她接下来的话,“说起来前几年有个奇怪的老头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跑来我们村庄,时间一久大家自然好奇他来这里的目的,那个老头子神秘地说了一句人鱼之后再没有透露出什么了,我想,我们村庄有人鱼这个说法就是这个老头弄出来的吧,前一年后面那个老头子再也没来过了,估计是年事已高了吧……”

 

很好,可以确定弗朗西斯死前是来过这里的,而且不止一次,难道是像日记中说的一样来确认亚瑟到底是不是当年的幻觉?

 

谢过老板娘提供的线索之后,知道路线后,我拿起日记本直接往海边赶,像是害怕会错过什么。

 

海浪拍打在崖岩上的声音震耳欲聋,今日的海风有点喧嚣,我不禁伸手理了理没几秒钟就被吹乱的头发,被风弄乱的发丝有几根不小心被吹入眼里,刺得我不禁半眯起了眼。

 

在这种风大而且还是逆风的环境下走到最接近海面的焦岩上的确挺困难的,脚下波涛汹涌的海面看不见底像是躁动的漩涡,或许一个不小心跌进去了就别想从中爬出来,我赶紧低下身来,还真怕自己被吹进海里,毕竟天大地大保命最大。

 

到底怎么把亚瑟叫出来?我可没有神奇的海螺,加上虽然童话和现实的确是一体,但是现实可没童话那么美好,估计把这本日记本丢进去也不会有个人鱼先生蹦出来问我丢的是金的还是银的还是铜的。

 

所以怎么办?或许把这本日记本烧了的焦味会把那位人鱼引出来吧,不不不,这本日记本我可是比亚瑟还宝贵,他舍得我可舍不得。

 

估计这种想法在其他人,或者在没有看弗朗西斯的日记前的我看来简直傻不拉几,但现在的我愿意这样相信一试,或许是单纯的好奇心,或许是被弗朗西斯文字间流露出的深情所感动到了,即使失败了我愿当作年轻一时疯狂而不后悔。

 

在我思考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哗啦水声把我给吓了一跳,我还没反应过来,面前有一位人从海里面蹦了出来。

 

这可把我吓到了,差点就被吓得站不稳往跌到海里面,说不定在凶猛的海浪来回折腾下就此命丧黄泉了。

 

“悠着点,这位人类,虽然说你掉进海里了我可以救你起来。”眼前的人皱了皱眉,不得不说他的声音的确很好听,像是玉石敲撞般清脆。

 

看到身处在海里面的那人有着非常漂亮的绿色瞳眸,我想他就是亚瑟了,我尴尬地咳嗽几声,“你就是亚瑟?”

 

“弗朗西斯没有告诉你吗?我还以为你能替他来就是知道了和接受了我的存在。”

 

等等?这位人鱼先生好像误会了什么,他大概是以为我是代替弗朗西斯来的?

 

“那个啊,亚瑟……弗朗西斯他早……”

 

“我知道他死了,所以他交代你有什么最后的话要告诉我吗?前提说明,情话我可不听。”

 

原来亚瑟是知道弗朗西斯死了的事实啊,不过看来这位人鱼先生似乎对我有点误会——我可不是来为弗朗西斯传达遗言什么的,而是来问当年你们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当然我不可能就这样直接说明来意,这样太单枪直入的八卦别说人鱼了,连人类都无法接受。

 

亚瑟误会了我的身份的确是个很好的掩饰,于是我干脆这样顺水推舟了下去。

 

“弗朗西斯啊……他最后给你说的话……还真不是情话……”我绞尽脑汁地想怎么编出来,为了拖延时间而故作悬念,眼前亚瑟有些期待的眼神看得我有些发毛,但为了不露陷我尽量让自己镇静下来,我根据日记里面透露的信息来推测弗朗西斯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会对心爱的人说什么作为遗言。

 

“你这本日记本哪来的?”亚瑟冷不及防地问出声,他像是看穿了什么,那仿佛要穿透直达我内心的视线让我不禁下意识回避。

 

“被看出了啊……”最后我放弃再做什么掩饰,既然被看穿了大大方方地承认总比别扭地扯谎讨人喜吧。

 

“我本以为,按照弗朗西斯的性格到死前会把让人替代他来给我传达什么动人的情话,以他的话来说就是希望在我心里起码有个一席之地吧……所以我看到你手上的日记本以为是他交给你根据上面的地址来找我的……”亚瑟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看来不是啊……”

 

亚瑟最后一个音节落入喧嚣的风中被吹散了,突然间不知为何我感到一阵压抑的寂静,明明还有海浪耳边嘶吼,但我想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气氛。

 

为什么没有人来代替弗朗西斯传话……答案不用说也知道,因为没有人相信这件事,只把日记里的亚瑟当作一个荒诞的玩笑……

 

或许弗朗西斯在日记后加上这类似于声明一样的文章,大概是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最起码在他死后有人看到这本日记本而选择相信替他来寻找亚瑟。

 

而我,估计就是弗朗西斯在命运的指引下冥冥选中的人,那个代替他来见亚瑟最后一面的人。

 

“你们最后在一起了吗?”亚瑟被我突然的发问弄得有些懵,我说了一声抱歉,向他解释一下这样问的原因,“那个,实际上我是一位作家,你也知道作家写的小说实际上是在写人,实际上最了解人性和最能推测人性的就是作家。”

 

“你把最后的结局告诉我,我想,我能帮你推测出弗朗西斯留给你最后却没传达到的一句话是什么。”

 

当然我在赌,在赌弗朗西斯在亚瑟到底占了多大的位置,在赌亚瑟到底有没有知道弗朗西斯留给他最后一句话的心思。赌赢了,我就能得到最后的结局;赌输了,我就相当于白来一趟,说不定还要被人鱼先生嫌弃地甩一脸水。

 

“哦呀,作家还真是能推测人心啊,人鱼有一半人类的外貌,天性中自然也有一半和人类一样。”

 

听到亚瑟这样说,我就明白这次我赌赢了。

 

“我没有和弗朗西斯在一起,在他求婚那天,我拒绝了他。”亚瑟停了停大概是在整理一下后面怎么说,“现实不是童话,我们人鱼一族无法像童话所说一样化出人腿,注定在海里生活无法靠近陆地,更别提与他在陆地上厮守一生了。”

 

亚瑟无法否认弗朗西斯对他很重要的事实,他因为他活了够久,起码比弗朗西斯大,在情事方面他早就看淡了,说不定看穿了心动的原理的他,估计这辈子也无法感受到为一个人心跳加速的感觉。

 

但事实证明——爱神的魔咒没有任何人能逃得了,人鱼有着和人类相似的一半,自然也逃不过爱神下的情咒。

 

亚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弗朗西斯,或许是看见他在与无情的海浪拼搏,哪怕危机临头也毫不慌乱指挥其他船员疏散惊慌失措而毫无秩序乱逃的乘客,身体力行把自己的生死忘到一边去和死神抢人的时候一见钟情?或许是日后的相处中,被他无微不至的温柔与关怀所感动,淡而缠绵的温馨围绕于他们之间时候日久生情?亚瑟不清楚,他知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堕入情网无法自拔,他的心跳在为一个人加速跳动。

 

他渴望亲吻,他渴望自己的气息覆在弗朗西斯的唇上,抱着这种想法的自己,在那个时候收下了弗朗西斯送给他的手链。

 

月光石,真当自己不知道这个水晶有恋爱之石的意思?亚瑟不禁为弗朗西斯这种小孩子恶作剧成功般的举动轻笑出声。

 

只是,没过不久亚瑟就笑不出来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而恐惧了起来,手中的月光石仿佛燃烧了起来,烫得他差点甩了出去。

 

现实可不是童话……他……没法化成人形啊……

 

亚瑟毕竟是活得比弗朗西斯久,看倦了世间冷暖的他更能分辨出到底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他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弗朗西斯对他……

 

对他……动的是真情……

 

啊啊啊,怎么感觉到像是自己欺骗了他的感情一样啊。——亚瑟不禁苦笑出声,他突然那么讨厌无法与弗朗西斯相守的自己,那么的讨厌。

 

他愿意用自己永恒的生命,换得与弗朗西斯在夕阳下的沙滩上一次手牵手的漫步。

 

只是啊……现实不是童话啊……可没有能实现愿望的海底女巫呢……

 

所以在弗朗西斯对他求婚的那一天,他选择了拒绝,他嘲笑弗朗西斯指望这短短的相处能打动一刻活了上千年的人鱼的心?未必太天真了吧?只是,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笑得多刺耳,说明他到底有多想嚎啕大哭,童话里面的人鱼初次在陆地上行走的钻心之痛,也比不过他自暴自弃伤害自己之痛。

 

然而他还没把嘲讽的话全部说完,弗朗西斯突然把自己一把抱入怀里。

 

“亚蒂,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心话,你不要再勉强自己了,你这样伤害自己我会比你更痛苦的。”弗朗西斯附在自己的耳边温柔得宛如低喃,像是之前无数个月夜中,他为自己讲述他之前在海上遇到的趣事般温柔。

 

“亚蒂,你要知道,童话是人缔造的,童话实际上取自于现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童话与现实是一体的。”

 

弗朗西斯托起亚瑟的手,在他湿凉的指尖上落下轻轻一吻,像是在诉说着无声的誓言。

 

“够了!弗朗西斯!不要在出现我的眼前!”

 

亚瑟猛地推开弗朗西斯,与其说他是嫌弃推开弗朗西斯,还不如说在落荒而逃,他已经可以猜到弗朗西斯后面会说什么,正是因为如此,他不敢往下听。

 

他怕他听到那句话会动心,他怕他真的会向那人无条件妥协,那么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和所说的话全算白费了。

 

“那我们来缔造出童话吧……我愿为你在岸上守望你一生……”

 

这就是弗朗西斯未说出来的话……

 

亚瑟自暴自弃任由自己沉入深海中,好像这样做……那句话会随着排出脑海之外被海水冲刷干净,就像是周身不断碎裂的气泡一样,任其曾经的美好到了无法挽回的破碎的地步……

 

亚瑟很清楚地知道幸福不是别人来定义,而是自己来定义的,所谓的幸福是靠自己争取才有的,但是同时他也清楚地知道这个幸福的代价太高了。

 

这个时代,是个没有相信人鱼是真是存在的时代。如果自己真的随了弗朗西斯的愿,弗朗西斯的一言一行在其他人的眼里只会当作神经病。

 

正如中世纪天主教教徒肆意屠杀女巫们一样,亚瑟难以想象被排挤出社会之外的弗朗西斯,将会过得如何悲惨……

 

如果,能换得弗朗西斯平安地度过后半生的代价是自己的幸福的话。

 

那么,他愿意支付。

 

“所以说?你们没有在一起?”听完亚瑟的讲述,我大概明白了什么,知道了亚瑟的真实年龄起码达到上千岁之后,我下意识把眼前看上去那么年轻的人鱼当作年老的长辈来敬重。

 

“只是我没想到,我哪怕做到这样绝的地步了,他会居然真的说到做到。”亚瑟头痛地摇了摇头,弗朗西斯终身未婚的原因,还不就是因为他说的那句要守自己一辈子于是说到做到。唯一能让他欣慰的就是,没和自己在一起的弗朗西斯,除了每年来着看看他会不会再出现这点之外,就没有其他异于常人的地方,后半生没有被人当作神经病丢进精神病院里面接受折磨,平安无事地度过了晚年亚瑟算是满足了。

 

其实之前亚瑟躲了弗朗西斯一生,但这次愿意冒泡出头的原因——他想弗朗西斯那个老流氓死前最后一定还会有什么情话让别人带他听,于是他抱着一种哪怕这次心动了人也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心态现了身。

 

只是,虽然过程有点让人意外,不过他这次也没猜错。

 

“那么,大作家,来告诉我最后他会说什么吧?”

 

我稍微思索了一下,虽然亚瑟戏称弗朗西斯是个老不正经的老流氓,但实际上他人还是很认真的,不然的话弗朗西斯生前的时候不会是个称职的航海家。

 

这种人最后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啊……的确需要深究啊……

 

“我想,他会说我来陪你了,这下现实真成童话了。”

 

最后,我还是说出了我的答案。

 

传说,在海上漂泊了一辈子的人的灵魂,无论在哪死去,可灵魂会归于大海之中。

 

弗朗西斯的灵魂,我想早就来陪亚瑟了吧,只是我们没有看见幽灵的能力,想必他一定在亚瑟的身边笑得幸福吧。

 

或许他会在亚瑟的耳边,调侃他,看看这下现实不就成童话了吗?

 

“因为那个关于水手的灵魂的传说吗……?的确有他的风格呢。”亚瑟算是认同地点了点头,看来我的答案让他满意了。

 

“对了,这本日记?”我扬了扬手中的日记,这东西实际上是属于他和弗朗西斯的,这下算是问问要不要物归原主吧。

 

“日记你拿着吧,毕竟你写小说需要不是吗?”亚瑟笑着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问我和弗朗西斯的事情到底抱着什么心态,算了,提前祝你新书大卖。”

 

“那算是借你吉言了,谢谢了,人鱼先生。”

 

亚瑟说了声再见之后重新没入海中打算离去,我起身揉了揉因为长时间弯曲而有些发麻的大腿,感觉自己缓得差不多准备离开焦岩上的时候,突然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月光石手链,手链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

 

我捡起手链,把压在下面的纸条翻到正面看看到底写了什么。

 

“无论这句话到底是不是他真正想说的,我愿意当作是出自他的口中。”

 

哦呀呀,狡猾的人鱼先生什么时候做了这件事,我居然没发现到。

 

水手的灵魂终于来到了他生前朝思暮念的人鱼的身边,而人鱼终于结束了只能靠借物思人的漫长等待,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个童话,可是取自于现实哦,是哦,所有的童话都是从现实中演变而来的呢。

 

 

 

—END—

 


评论(11)

热度(43)